核电重启信号引发新一轮投资猜想

核电重启信号引发新一轮投资猜想
广西防城港核电站一期1号机组穹顶近期吊装成功,这标志着该机组建设全面由土建阶段进入安装调试阶段。防城港核电站由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与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建设,是中国西部少数民族地区首座核电站,预计首台机组将于2015年初投入商业运行。CNS供图

    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后,核电重回人们视线,而这次似乎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核电重启已经是不争事实了,现在关键是两个规划什么时候出台。”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专家汪兆富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现在企业都已经做好了前期准备,就等着国家“发话了”。

    《核安全规划》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正是业界所期盼的两个规划,其中争议最大的是核电发展目标是否增加、增加多少。

    虽然这两个颇让企业期待的规划迟迟未出台,但“最近国家一系列举措让核电企业很受鼓舞。”中广核集团一位相关人士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说。

    核电计划密集下发

    一年前,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爆发,中国核电项目一度进入检修阶段,新核反应堆建设项目被叫停,但核电发展的脚步并没有停止。值得一提的是,进入5月份,一批涉及核电的计划已密集下发。

    一年前,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爆发,中国有关部门组织核安全、地震、海洋等方面专家,用9个多月时间对全国41台运行、在建核电机组,3台待建核电机组以及所有民用研究堆和核燃料循环设施等,进行了综合安全检查。中国核电项目一度进入检修阶段,新核反应堆建设项目被叫停,但核电发展的脚步并没有停止。

    此后,中国工程院组织开展了我国核能发展的再研究重大咨询项目,形成了《新形势下我国核电发展的建议》阶段研究报告。今年2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综合安全检查情况汇报,对进一步深入检查及落实整改措施作了部署。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完全没有外界看到的风平浪静景象。

    5月31日,《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腾讯分分彩官网020年远景目标》获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

    在业界看来,这相当于核电重启的大门已经在慢慢打开,不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有《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和《核电安全规划》获得通过,核电重启的大门才算真正打开。

    就在几天前,国务院通过的《“十二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称,新能源产业要发展技术成熟的核电、风电、太阳能光伏等,积极推进可再生能源技术产业化。

    “把核电放在战略性新兴产业首位,足以看出国家对核电的重视。”中核集团人士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进入5月份,一批涉及核电的计划已密集下发。

    5月28日,国家能源局向中广核、中国核电工程等多家单位下达2012年核电标准制(修)订计划,要求各单位须在2013年底前完成,并称此举主要是为“尽快形成适合我国国情并与国际接轨的核电标准体系”。

    5月22日,国家能源局下发《2012年度第一批国家能源应用技术研究及工程示范项目科研计划》,共拟定22个项目逾100个课题,作为今年国家能源科技研发的重点,投入科研经费将达9.51亿元,其中涉及核电安全技术研发的费用占70%。

    以至于核电将在6月份重启的消息不胫而走。

但是在汪兆富看来,“6月份重启核电的信息不太准确。”他认为,这个时间点还有些为时过早。“因为《核电安全规划》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调整规划》已经通过能源局审议,并报到了发改委,但目前还没有报到国务院,怎么可能6月份就重启了呢?”

    “更不存在有的企业会提前开工的可能。”对于有的企业提前开工的消息,汪兆富反驳道,“开工不大可能,开工必须是国家下令才可能开工,目前开腾讯分分彩展的是大量的前期工作,企业不敢开工,谁有这胆量?”

    “去年已经核准的核电项目也不存在开工的情况,如果国家批准开工,这5台机组有可能提前开工。”汪兆富说,“之前已经通过审批的核电厂址,都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有的已经投入了几亿元,就等着开建了,包括设备制造厂都已经下订单了。”

    据记者了解,哈尔滨电气集团最近接到了江苏田湾核电站3号和4号机组的多个设备订单。

    总量或增3000万千瓦

    核电重启已箭在弦上。但发展核电安全先行,这也是重启时间难以确定的关键所在。而未来几年核电总量是否增加,增加多少,业界一直争议颇大,而增加3000万是争议的焦点。

    5月30日,中核集团发行35亿企业债。发行公告披露,本期债券募集资金中28亿元拟用于浙江秦山核电厂扩建项目(方家山核电工程)、浙江三门核电一期工程、福建福清核电一期工程、福建福清核电3至4号机组工程和海南昌江核电项目;剩下7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核电重启已箭在弦上。但发展核电安全先行,这也是重启时间难以确定的关键所在。而未来几年核电总量是否增加,增加多少,业界一直争议颇大,而增加3000万是争议的焦点。

    对于是否应该新增3000万千瓦核电,核电专家、中科院院士何祚庥表示。“目前国际现有技术不能够保证核电绝对安全,现在政府提倡的第三代核技术也都是小改进,三代与二代并没有突破性改进,在这样的情况下,4000万千瓦已经是极限,如果再增几乎一倍的量,技术难题根本无法突破。”

    “安全性第一,经济性第二。任何事物都不可能完全消除安全隐患。”汪兆富话锋一转,“但是中国核电的安全性目前在国际上是最好的,我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国有后发优势,我国的核电项目都是后建的,国外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的,日本发生事故的福岛核电站已经到了40年周期,出事时间正是退役时间40年。而我国的核电站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的,投入运行基本都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所以国外的经验、教训,我们都已经吸取了,而且建设的标准都是国际上最先进的标准。”

    据记者了解,新的核电发展规划中,明确要求技术上以三代核电AP1000及其再创新为主。有分析称,除了阳江4号机组、福清4号机组以及田湾3号、4号机组外,国家会明确不再建设。

    据汪兆富介绍,现在国内建的二代改进型核电可以和国内的火电价格相当,项目前期成本会比较高,但随着国产化比例越来越高,成本必将大幅度降低。

    5月29日,中国工程院召开了核能研究课题组研讨会。据了解研讨会讨论的重要议题就是核电量是否增加,这也被认为或将是影响最后的决策。根据中国工程院核能研究课题组建议,在2015年装机约4000万千瓦规划的基础上,2020年中国核电运行装机达到6000—7000万千瓦,新建约3000万千瓦。

    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核电重启总量方面必须加以把握,不能大步快进。“但我们的建设能力和安全保障,力保4000万千瓦已经是上限,如果再加3000万千瓦,不但建设周期无法保障,安全也会出问题。”

 
核电中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